法院审理一起自己持有的银行借记卡被他人盗刷

作者:plxszy 发布于:2019-09-16 15:46

  因以为本人持有的银行借记卡被别人盗刷,持卡人李先生将发卡银行诉至法院,请求赔偿存款损失钱54115.11元及利息损失。日前,海淀法院审结了此案,一审讯决银行向李先生支付54115.11元及自十四日起至实践赔偿之日止的利息损失。
 
  被告李先生诉称,自2006年起他在银行办理了一张银行借记卡,不断妥善保管并正确运用该银行卡。2017年3月14日早上,其收到银行手机提示短信:境外消费受权胜利,受权金额为3808.48美圆(冻结钱26393.91元);随后又收到银行另一条手机提示短信:境外消费受权胜利,受权金额为4000美圆(冻结钱27721.20元),而当时李先生身在北京家中,卡就在李先生手中,且没有任何泄露密码的差错行为,李先生认识到本人的银行卡被盗刷,遂马上到最近的ATM机上停止考证并到派出所报案,同时及时在银行停止暂时挂失和永世挂失处置以避免损失扩展。2017年3月15日,银行从李先生账户分别扣划已冻结资金钱27721.20元和26393.91元。李先生以为在银行办理借记卡,曾经和银行构成储蓄合同关系,银行未尽到维护李先生存款平安的义务,因银行不同意赔偿银行卡全部损失,故诉至法院。
 
  被告银行辩称,密码由李先生完整占有、控制,银行无法干预李先生对密码的运用和处分,在发作买卖时,银行经过后台买卖处置系统实行了检查银行卡磁条上的信息及密码正确性的义务并兑付,属于完整、恰当地实行了合同义务。境外买卖需求先停止预受权,需求完成全部买卖待持卡人确实认才可停止下一步的操作。依据李先生的涉案银行卡明细可知,李先生在日常用卡中频繁运用支付宝、财付通等第三方支付系统停止各种买卖,还存在异地买卖等状况,因而类第三方支付系统均不属银行创办的业务,李先生运用支付宝及财付通的时间节点与争议买卖发作的时间节点正好发作了重合,李先生无法证明争议买卖不是李先生本人运用的。
 
  法院经审理后以为,李先生在银行申请开立相关银行账户,银行为李先生开立相关账户,双方成立合法有效的储蓄合同关系,该合同关系为双方真实意义表示,亦未违背相关法律法规的强迫性规则,应属有效。银行作为李先生前述账户的开户行,负有保证李先生账户内资金平安、不被盗用的义务。
 
  本案中,银行确认涉案两笔受权买卖均发作在美国,且系经过刷卡方式完成。但李先生在前述受权买卖发作的一个小时内,即在北京运用涉案银行卡在ATM机上取出100元,并将涉案银行卡办理了暂时挂失,其后,李先生又立刻前往派出所停止了报案。综合北京与美国的空间间隔、从涉案买卖发作至李先生运用涉案银行卡的时间距离等要素综合判别,能够认定涉案买卖为伪卡买卖。在此状况下,银行作为李先生涉案银行卡账户的开户行,其银行买卖系统未能精确辨认伪卡,违背了保证储户资金平安的合同义务,应对李先生的资金损失承当违约义务。关于李先生的资金损失数额,法院以为,依据本案现有证据,涉案受权买卖最终实践划扣金额为54115.11元,故应当认定李先生因涉案买卖产生的资金损失为54115.11元及其利息损失。在此状况下,李先生请求银行赔偿其资金损失54115.11元及利息损失的诉讼恳求,具有事实及法律根据,亦未超出合理范围,法院予以支持。
 
  关于银行称李先生存在未妥善保管个人信息及买卖密码的过错,且非自己运用密码的情形均构成李先生违约,应由李先生自行承当义务的主张,法院以为,首先,银行提供的《银行卡事故查询清单》等证据不能证明李先生存在前述过错。其次,买卖密码作为买卖凭证的前提,是该买卖系运用真实合法的银行卡停止,但如前所述,本案所涉两笔买卖均为伪卡买卖。综上所述,银行的前述主张,缺乏事实根据,法院不予采信。
 
  关于银行称涉案受权买卖需持卡人确认才可停止下一步操作,因而李先生已对涉案买卖停止了确认的主张,法院以为,首先,银行未就其前述主张向法院提交相应证据。其次,李先生在涉案受权买卖发作后,款项实践划转前,就将涉案银行卡挂失。综上所述,银行的前述主张,缺乏事实根据,法院不予采信。